有些東西或許是斷了,或許沒有,我只知道我很擔心沒有它的日子。


——'我們應該要像燕子銜泥般把老朋友一個一個找回來。可惜,我像狗熊掰棒子一樣把老朋友一個一個丟掉了。'


前些天 不知從那本雜誌上看的這幾句話 或許是青春期的少女都會有的一點點小憂鬱 心裡的哪塊地方好像被一隻手輕輕地單去灰塵 曾經最最熟悉的記憶 現在卻有點微微發疼


很害怕


記得小學升初中的時候 父親費盡苦心將我從那個沿海的小城市海寧 帶到上海去讀書 在學期快要結束的時候 那是一個不那麽熱的夏天 懷著對未來的不安【我想沒有憧憬 至少那種感覺沒有濃到我現在還記得】我真的非常珍惜——在那個破舊的沒有塑膠跑道的學校——的最後時光


那時的我以為 那會是我最後的童年時光 但是事實上我的童年應該在更小的時候 就消失不見了 正如現在的語文老師所說【我真的很喜歡她】'童年沒有一個很明確的分界點 或許在你經歷了一件大事情 看到了這個社會醜惡的時候 就過去了'我想她是對的 不過似乎又不那麽準確 話題跑遠了


總之 我分外珍惜的對待那段時光 然而分別的時候卻還是那麽心痛 絕對不亞於同初中同學分別【與他們分別的感覺是淡淡的 貫穿在我的這個初三的生活中的】應該也是應了這麽一句話——有時候珍惜了之後在失去 比不知珍惜后在失去更痛苦


讓我更後悔的是 我妄自菲薄地以為曾經和我非常要好的同學並不把我放在心上 現在想想那時真是自作聰明而又愚蠢 【雖然現在我仍不聰明】我自以為已經好好過完了小學的最後時光 不會留下遺憾 卻在之後的四年【至今】親手把老朋友【原諒我借用他人的那句話】像狗熊掰棒子一樣一個一個扔掉了


其實 現在的我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你這個寒假有沒有和xxx聯係過呀?'

'…沒有誒 沒時間'

'連新年的時候都沒說過話?'

'…沒有 她那個時候應該回老家了'

'唉…你們兩個關係那麽好 現在怎麼卻像從來沒有認識過呢…'

'沒有呀…關係還是很好'


我必須承認 我說了違心的話 或許我現在也沒有改掉妄自菲薄這個壞習慣


我以為她有了新朋友 以為她忙於和新朋友聊天 忘了我這個老朋友 今天【今年第一次】與你聊天 想要回在你家放了很久的書 泥半途許久沒有回復 我便有些灰心【對不起 我對重要的人佔有慾很強】後來你又同我聊天 說是明天還我書 還問我要不要吃自家包的餃子 很沒骨氣 我非常高興的答應了 雖然你現在還沒有回答我何時可以去你家


很害怕 很害怕在傷心的時候一個人哭泣

害怕想不開的時候找不到人開口傾訴煩惱

害怕什麼時候不顧家人的感受自己一個人自私的離開


囉嗦了一大堆 其實不清楚自己想講什麼 只是希望今天寫下這篇小記 算是對自己 還有偶然看到這篇小記的人 的一種警戒與忠告


——千萬 千萬不要像我一樣如此隨便 就在半年閒 丟了這麽多朋友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