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拥有一份美好的回忆,但不代表要为此付出未来。

玩om开始到现在不过2年,从最初懵懵懂懂不知om为何物,到现在不轻不重地将其放在心中的一个角落...


我自认为对om没有达到如痴如狂的地步,但若是他人否认那些日子付出的努力我是绝对会生气的。


高二之后没有再参加全国大赛的意愿,不管是学习上的压力和自我的要求,om的活动已经与我无缘...

结果是,被那时一同欢笑的伙伴称为外人...


“你来干什么?你又不是om的。”


是吗?因为我不参加比赛,便拒绝承认我这个曾经的伙伴?


本来急于回家,但是不想见面时短暂的尴尬而再次来到活动室。

然而其实我早就不像那时那么重要了...


“好吧...既然我不是这个社团的...”

“那我回家了...”


说着关上了门。


我希望我是摔门而出的,但是理智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大脑,玻璃门关上的那一点细微声响就像此时的内心。


有那么一丝生气,但更多的是痛心。


我不否认当初志愿加入om存在功利心,但哪一个青年不渴望站在全国乃至世界的舞台上挥洒一把自己的汗水?

就像恋爱的两人,做爱并不是最终目的,而真正做到柏拉图式恋爱的又几人?带着爱欲看向自己喜欢的人难道不能算是天经地义?


和我同期加入的社友不参加比赛的比比皆是,而我和少数留下来那些家伙便自然而然的组成了一个团队。

玩om的时候实在是很开心的,不会有老师管你,所有进度全由自己掌控,因为校方不支持的态度而四处奔波寻找开工的地方,道具做累了便找个油漆味淡些的地方玩会儿手机...


许多欢笑,许多劳累,许多只属于我们的梗,放肆的笑声响彻整个地下室,盖过隔壁地下乐团的练习声,忘不了的油炸快餐的饱腹感...


而现在我在om和地理高考之间做了选择——

我佩服她们的豁达和拼命,清一色女汉子的性格,若有人说她们一直看不起我柔弱的表现——我完全相信。


事实上她们也未曾要求我高二后留下继续赶制道具早起贪黑地排练,om自由的风气造就了一些人的疯狂热爱,以及另外一些人的噗之以鼻。


那时面对校方的不支持,我曾说过“人这一辈子都没有什么机会能够为自己的梦想努力一下,好不容易有了机会,校长真棒”一类讽刺的话,看起来像是哪里都有的心灵鸡汤,却是那段日子我最真实的心灵写照。


“谁愿意在充满丙烯好喷漆味道的房间里追求梦想?”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曾经是被她们作为共同的签名,团队的归属感第一次装的我心中满满的。


再清楚不过了,我在意的从来不仅仅是om这项活动,而是那段和一群特定的人,一起度过的特别的时光...


一段将来想起来也不会觉得后悔,能够淡然一笑的回忆...


而现在,那些我在意的,曾经拥有的,都变了。


高一的学弟学妹和她们组成了新的团队,觉得呆在她们旁边,听她们讲不知道是什么梗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而自己却只能僵硬的抽抽嘴角——这样的自己很傻...

或许写到这里,看到这篇杂谈的人都觉得我是后悔的。


也许吧?但是我仍然觉得选择好好考地理是正确的选择,有时候我的自制力甚至跟不上我的理智。


想起去年的那些话语,想起房间里独特的味道(回忆就是这样奇奇怪怪而又立体的东西),以及比赛时嗨翻了的心情和带一点酸涩的遗憾...



我想我终究是拥有了一些东西,心情酸酸的,像山楂果的味道,回味里的一丝丝甜味一瞬间让人欲罢不能。


但是一次吃一个就够了。

多了会酸牙,

我还要用嘴里的两排牙齿过完大半辈子呢...



                                                                           

                                                                   ——一个吃山楂的人

评论